嵌入式学习

做人最痛的,原来不是流血,而是流了血不知道怎么办.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是因为期望太高,是我们走得太快了,快的没勇气走回头,好好努力重新再来一次.
   
抱回家